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十三章 混亂

  “再見。”

  “再見。”

  樂器店門口。

  百里青鋒背著古琴,顧聆影拿著蕭,相互告別。

  “青鋒小哥哥,有時間記得到隔壁找我們玩,還有我的名字,我叫秦闌珊。”

  秦闌珊歡快的笑著,顯得十分開心。

  “希望有機會能夠再聽到你們兩個的琴蕭合奏。”

  一旁的樂器店老板云生煙同樣面帶微笑。

  “會的。”

  百里青鋒看了顧聆影一眼。

  “嗯,反正夏爾、藍海兩個學校離這里都很近。”

  顧聆影微微一笑。

  當下,秦闌珊有些依依不舍的揮了揮手,三方人員分開,百里青鋒也提著自己的小行禮箱,和古勒一起往三百米外的夏爾大學走去。

  “唉,有才華的人就是到處受歡迎啊,說說,秦闌珊、顧聆影兩位小姐姐你看上哪一個了?”

  回去的路上古勒有些羨慕道。

  “你不是一直在問我成績好的秘訣嗎?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有秘訣,你肯教了?”

  古勒眼前頓時亮了起來。

  “我常告誡自己,世界上很多長得比你高,比你帥,比你有錢,還比你有才華的人,偏偏還生得那么聰明,面對這種人,我有什么理由不努力讀書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古勒張了張口,居然無言以對。

  百里青鋒、古勒回到學校。

  百里青鋒學的是社會學科,畢竟他未來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思想家、哲學家,將自己對人生的感悟分享給他人,自然要提前掌握一些專業知識。

  寢室里,兩位室友已經到了,莫米爾和巴圖,一個白人,一個黑人。

  四人的關系并不像外界傳聞的那般猶如鐵哥們,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萍水相逢,點頭之交。

  哪怕住了一年,無非是更為熟悉了一些。

  百里青鋒鋪墊好自己的床位,一番忙碌,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一點。

  中餐沒有去食堂,去了校外一個餐館,就在學校對面的一條老街,離學校大門不到一百米。

  有人請下館子,古勒自然跟著去了。

  就在用餐間,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喧嘩,緊接著,便見一個個學生義憤填膺的跑了出去,朝一個方向匯聚,場面顯得頗為吵鬧。

  “我去打聽打聽發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古勒是靜不下的性子,道了一聲后馬上跟著人流跑了過去。

  等到百里青鋒吃完飯,古勒已經行色匆匆的跑了回來,一臉憤怒道:“青鋒,走,打架了,我們去幫忙,那群該死的極光留學生太囂張了,一個個簡直都該下地獄。”

  “發生什么事了。”

  百里青鋒不急不緩的將自己吃下的東西收走丟入垃圾桶。

  “來!”

  古勒似乎氣的話都說不出了,帶著百里青鋒往外走去。

  就在老街一旁,此刻里三層外三層圍了好幾百人。

  可那熱鬧的勁相較于先前卻是低了一籌。

  “打!打死他們!”

  “太猖狂了,這是我們希亞,你們這群畜生,滾出我們希亞的地盤!”

  依稀中仍然可以聽到一個個圍觀者的叫喊。

  而這個時候,百里青鋒也看到了圈中發生的事。

  一個身材壯碩的白人男子正在另兩人的陪同下,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站著,在他面前,倒了十來個人,一個個痛苦呻吟,渾身是血,尤其是一個留著長發的男子,右臂、右腳,骨骼被盡數折斷,那種扭曲程度讓人看著就疼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是那個畜生!”

  古勒看著那個高大男子身后的一個白人男子,咬了咬牙道:“那個畜生叫卡夫,昨天趁著環境學院的幾位學妹外出K歌時,偷偷在她們的飲料里下了藥,五人全部遭到了他們的毒手,其中一個叫林娜的學妹被他們虐待弄得大出血,救治不及,失血而死,地上被打斷手腳的那個男子就是林娜的男朋友沈歌,他帶著朋友想要替林娜討回公道,結果沒想到被那個叫拉塞爾的全部打傷……”

  古勒簡短的述說著事情的經過時,那個昂首站著身材高大的拉塞爾斜著頭:“怎么,一個個都圍著干什么,哇,好幾百號人啊,想嚇唬人啊?要動手就快點,別愣著,我剛約了幾個學妹呢,說起來這些學妹還真熱情,稍微勾搭一下就能上,一個個賤的很,哈哈哈!”

  圍在四周的人數雖然眾多,但大部分都是一些看熱鬧的,眼下地面已經躺了十幾個,剩下的雖然叫嚷的較兇,但卻沒有一個敢上前。

  看到這一幕,拉塞爾不屑的嗤笑一聲:“怎么,不敢動手了?不敢動手就給我滾!”

  “囂張!”

  一個身邊有十幾位好友擁簇著的健壯男子氣血一涌,厲聲喝道:“你這是在挑釁我們所有人,不想挨打就給我們道歉!”

  “道歉?”

  拉塞爾的目光落到男子身上,看了一眼,最終吐出兩個字:“垃圾!”

  “你說我們是垃圾!?”

  “不,你弄錯了!”

  拉塞爾鷹視狼顧的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:“我不是指你們幾個人,我是說,在場的各位,都是垃圾!”

  “混賬!”

  “打!打死他!”

  “今天不讓你們進醫院沒天理了!”

  那位健壯男子受此侮辱,口中怒吼一聲,和身邊十幾個人頓時沖了上去。

  然而,拉塞爾明顯屬于有功夫在身的人,健壯男子或許平日里常常鍛煉,甚至花費了點時間練了幾手把式,可相較于拉塞爾來差了不止一丁半點。

  伴隨著拉塞爾腳步一踏,身形一震,勁道自腳下騰空而起,猶如奔涌的江河自手臂當中洶涌轟出,剎那間命中健壯男子的胸膛。

  “咔嚓!”

  肋骨斷裂的聲音回響開來。

  沖得最快的健壯男子整個人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,砸翻了好幾個人。

  不過年輕人,從來不缺血勇。

  隨著健壯男子帶頭,早就對他們充滿怒火的學生們一擁而上,至少沖上去幾十人,幾乎要將拉塞爾完全淹沒。

  但……

  一方面是只有一腔血勇的普通學生,另一方則是精通武道……

  看樣子都已經開始煉氣換血的二級武者,結果很明顯……

  一個個學生紛紛飛了出來。

  在拉塞爾的拳下,這些普通人幾乎是挨著就傷,碰著就倒,且他下手極重,骨折的,斷手斷腳的不在少數,場面雖然混亂,但慘叫者多以普通學生為主,反而拉塞爾幾人,三人互成軍陣,進退有據,居然沒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傷害。

  “青鋒,我們上,打死這群畜生!”

  古勒看著,也被雜亂的大環境激起了血氣,大喝著就要上前。

  “別去了,警衛司的人來了。”

  百里青鋒道了一聲,看著老街口幾輛迅速開了的車,道了一聲:“打不起來了,走吧,別被抓進去了。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