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二章 雷獸

  希亞王國位于全球九大洲、四大洋中的東神洲以南,面積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,人口一億零四百萬,為白、黃、黑三色人種混居國度,因經濟發達,享譽神洲,被稱為東神洲四明珠之一。

  烏河市是希亞王國沿海大城市之一,六千四百平方公里,人口一百六十九萬,經濟名列前茅,去年,即一九八零年生產總值兩百億。

  三順,烏河市下轄六街道三鎮之一,在烏河市郊區,屬于尚未開發的城鄉結合部。

  百里青鋒投了一個一元的硬幣乘坐三路公交車,經十個站,算上等紅綠燈時間,用了三十五分鐘來到三順鎮,在白云路口站下車,走了一百米,來到了一個帶大院子的三層民樓外。

  院子沒有掛牌,大門沒有人看守,百里青鋒入了院,院子里正有五個人,一個趁著天氣好在院子一側的石椅上寫作業,一個在一旁慢悠悠的打拳,似乎在琢磨拳意,剩下三個兩個在比試做俯臥撐,還有一個負責計數……

  百里青鋒進門后,負責計數的那個女子看了他一眼,很快笑了起來:“青鋒,怎么想著過來玩了。”

  百里青鋒認得他,是二爺爺長孫女,名為百里若水,知性恬美,年輕時受過情傷,二十九未嫁。

  “若水姐,二爺爺在家么,我找二爺爺。”

  “在,二爺爺在練字呢,我帶你去。”

  百里若水人如其名,說話柔弱似水,應著聲,帶著百里青鋒入了門。

  里面先是一處大廳走廊,左邊是一處會客室,右邊則是一處室內演武場,里面還有不少練武道具、器械。

  百里若水帶他直接來到走廊后頭的書房,正看到穿著灰馬褂,剪著小平頭,看上去精神奕奕的二爺爺百里長空在練習著軟筆書法。

  百里青鋒不懂書法,只覺得二爺爺練的字看上去很漂亮,不比字帖上那些用來臨摹的字差。

  而看到百里青鋒來,二爺爺也沒有什么非得一口氣將一副字寫完般的規矩,直接將筆掛了起來,笑著道了一聲:“我們的大學生來了,有一段時間沒來看你二爺爺了,來了好,在二爺爺家吃個中飯。”

  “以后得常常往二爺爺這里跑了,我想跟二爺爺練武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百里長空看了百里青鋒一眼,笑呵呵的說了一聲:“小時候我強迫著你練你都不肯,你們這一代四個小子都吃不了苦,反而是若水和若雪兩個小丫頭跟著我,學了兩手把式,尤其是若雪丫頭,還練出了一些名堂,怎么現在突然想著要跟著我學武了?”

  “我好奇。”

  “好奇?有好奇心是好事,有句話怎么說的,好奇心才是人類發展的動力源嘛,你如果真要練武,我一定教,用心教,你從小聰明,聽你爸說這次考了全校前十?好好練,一定能有成就,前提是你能吃得了練武的苦,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可不行。”

  “我下定決心了自然會用心去做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

  百里長空看了百里若水一眼:“丫頭,你去教這小子基本樁……算了,難得你們幾個小子有人對練武感興趣,我來親自教。”

  說著,百里長空饒有興趣的折了折衣袖,背負雙手,帶著百里青鋒來到了院子。

  院子里,兩個弟子已經結束了俯臥撐比試,看到百里長空出來,連忙打了聲招呼:“師傅。”

  百里長空對他們兩個點了點頭:“今天練得差不多了,你們回去吧。”

  “是,師傅。”

  兩人應了一聲,退了下去。

  “若水,門帶上。”

  百里長空再度道了一聲,然后轉向百里青鋒道:“人法地、地法天、天法道、道法自然,所謂練武,亦可列入這一句總綱之中,不過練武,師天法地之初還是模擬飛禽走獸,如龍形、虎形、鶴形等等,我們這一脈,模擬的乃是一種傳說生物雷獸,所練樁功自是與雷獸有關,你且看我的站法……”

  百里長空擺出了一個動作。

  這個動作有點像是馬步樁,但馬步需要挺胸收腹,雙手平舉,可百里長空的樁卻是雙手高舉,合十擎天。

  模樣……

  有些羞恥。

  百里青鋒有樣學樣。

  “心要靜,氣要平,神要聚,若是做不到這三點,第一步的樁功對你而言會極其難熬,不過最近老頭子我想出了一個法子,每個人都得有自己的嗜好,通過嗜好養成習慣而讓自己進入狀態,就好像我,習武前練練書法,心很快就能靜下來,若水丫頭有樣學樣,若雪那丫頭喜歡畫畫,你也可以選個入靜的愛好,你喜歡什么?”

  “我?”

  百里青鋒想了想,如實道:“我的夢想是當個哲學家。”

  “哲學得有生活底蘊作為基礎才行,你小子才十九歲,太年輕,闡述出來的思想只是無病呻吟,不行不行,還喜歡什么?”

  “還喜歡什么……”

  百里青鋒頓了頓:“我喜歡聽歌。”

  “我也喜歡聽歌。”

  一旁的百里若水笑著道了一聲。

  “聽歌,不會吵鬧么……”

  百里長空微微皺眉,掃了百里青鋒一眼,突兀,停止了說話,定定的看著百里青鋒站樁。

  “二爺?”

  百里青鋒看了百里長空一眼。

  “不要亂想,保持這個狀態繼續站著。”

  百里長空道。

  而一旁的百里若水雖然沒有練出什么,可眼力卻是不同,一眼看了出來:“他入靜了。”

  “不錯。”

  百里長空點了點頭。

  他很意外,十歲的小子正是最跳脫的時候,能夠如此迅速的讓心靜下來,實屬不易。

  “凝神,靜氣,不驕,不躁,不急,不緩。”

  百里長空在旁提點著。

  一練,就是一個上午。

  近兩個小時。

  百里長空指點著百里青鋒收功,看著他結束練習,沒有再提練武這個問題,只是道了一聲:“餓了吧,先吃飯。”

  百里青鋒當下在二爺爺家用餐。

  用餐時,百里長空態度稍稍擺正了一些:“練武,你想練什么?拳腳、刀劍、奇門暗器?”

  “劍。”

  百里青鋒毫不猶豫道。

  “劍,百兵之王,君子之器,好。”

  百里長空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你二爺爺我倒學過十余門劍術,精通數門劍術,稱得上半個劍術大家,不過我想先聽聽你要學什么樣的劍術?”

  “我要學劍氣縱橫三萬里,一劍光寒十九洲的劍術!”

  百里長空臉一黑:

  “一劍絕云霄,悟道凌九天的劍術也可以。”

  “那月明之夜,白衣勝雪,一劍襲來,天外飛仙的劍術總有吧。”

  百里長空鼻孔里哼了一聲:“年紀輕輕練什么劍,練拳腳,練掌法就行了!舞刀弄劍的,想殺人啊?”

  “那……那你有沒有一種從天而降的掌法?”

  百里長空拍了拍桌子:“基礎都沒打好,練什么拳腳掌法,練吐納術去。”

  “吐納術!?可以可以!”

  百里青鋒點頭。

  納天地之精氣修行倒也不錯。

  “我們這一脈,煉體有奔雷三十六式,煉氣有雷霆吐息,可惜煉神觀想法雷霆主宰遺失了……”

  百里長空說著著:“剛才你站的樁就是奔雷樁,是奔雷三十六式的基礎,我再和你說說雷霆吐息這門吐納術的節奏,等你什么時候練的有些基礎了,我再告訴你竅門。”

  百里青鋒用心記下。

  或許是重生到這個世界兩個百里青鋒靈魂融合的緣故,他的記憶變得很好,思維轉的很快,不然也不可能考到全校前十。

  百里長空說了兩遍,他便了然于心。

  雷霆吐息,乃是百里一脈核心吐納術,百里長空一共收了五個弟子,可這五個弟子中只有大弟子一人得了這門吐納術的傳承,并且尚不是完整傳承,深層次的竅門仍然掌握在百里長空手中,可百里青鋒……

  一入門直接練起了這種核心吐納術,不得不說出身直接決定了待遇。

  吃過飯后,百里長空在院中指點著百里青鋒吐納術的修行。

  令百里青鋒有些失望的是,吐納術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種采集天地初生之紫氣,日月漲落之精華的煉氣修仙法,壓根就是一門帶節奏的呼吸法,層次如何他不知道,可一天練下來,什么感覺都沒有。

  到了晚上,百里長空拉著百里青鋒問了一聲:“今天練了一天,感覺怎么樣?”

  百里青鋒想了想,道:“很累,很辛苦。”

  “練武自然是辛苦,明天還來嗎。”

  百里青鋒下了決心,自不會半途而廢,再加上這才第一天,若練了一天就放棄,他一年里塑造的形象就都毀了,當下利落應了一聲:“來。”

  “真的打算堅持下去?”

  “對。”

  “那好,明天來時讓阿洪陪你一起來,我有話和他說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去吧,再晚趕不上最后一班公交車了。”

  百里長空說著,目送百里青鋒離去。

  待得百里青鋒離開三四分鐘了,百里長空仍然在門口站著。

  百里若水來到百里長空身邊,好奇的看了一眼已經消失在晚霞中的百里青鋒:“爺爺,青鋒的天賦很好?”

  百里長空思忖了片刻,道:“很不錯,比我想象中好,再半個月如果他真的愿意堅持下來,我幫他正正骨。”

  “正骨!?”

  百里若水有些驚訝。

  正骨,用玄幻一點的說法,被稱為洗髓伐骨,不止需要花費大量精力,還得用上很多名貴藥材,一些藥材甚至市面上都買不到。

  至今為止,百里家中只有他二叔有過這種待遇,二叔百里天行亦是他們一脈撐門面的人物,哪怕若雪和師傅那位大弟子都沒有這種待遇。

  “再看看,再看看。”

  百里長空說著,背著手,挺著脊梁往內院去了。

他雖然表現的平靜但百里若水看得出來,這位向來將“心若冰清天塌不驚”字畫掛在臥室的爺爺有想法了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”,聊人生,尋知己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