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一章 路人

  “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,我不會死。”

  “我試過從十樓跳下,砸傷了一個路人。”

  “我試過投入河中,恰好有人在附近潛水。”

  “我試過服用毒藥,結果買到了假貨。”

  “我試過觸電,結果電壓跳閘。”

  “我試過割脈,可體質特殊恢復力驚人,沒等流血而死,傷口已經愈合了。”

  “我試過臥軌……被執勤人員發現批評教育,還被父母禁足了一個月。”

  “二零四九年四月五日,核戰毫無征兆爆發,一顆核彈在我頭頂引爆,熾白色的光芒照耀了天地,我以為,我終于要解脫了……可我仍然沒死,反而離奇重生,在這個世界繼續活著!”

  “可這一次……我可能真的要死了。”

  “不是死在星辰毀滅,而是死在一人拳下,那一拳對準著我的頭顱轟下,拳意粉碎神魂,死亡氣息撲面而來,我發現,原來……我也畏懼死亡。”

  “小畜生,滾!”

  “王綱!”

  爆吼在耳邊回蕩,同時響起的還有槍響。

  這一槍,讓那對準著百里青鋒撲殺而去的那道身影強行一扭,避開子彈,原本對準著他頭顱轟出去的一拳亦是化拳為蕩,落到了他肩膀上。

  “嘭!”

  下一刻,路過小巷口的百里青鋒只覺得自己整個人仿佛被一輛卡車撞中,骨骼碎裂的聲音清晰響起,半個身體剎那失去知覺,而他的身形不由自主被這股恐怖力量轟飛出去,飛出六米后重重砸在地上,再順著慣性滾了兩圈,膝蓋、手掌都被磕破,鮮血直流。

  “哈哈哈哈,江自橫,你這個廢物,敢帶人來截殺我,現在跑什么!?”

  蕩飛百里青鋒的王綱一聲狂笑,腳下勁道爆發,瓷磚地板在他勁道爆發之際生生崩裂、粉碎,而他整個人借助這股力量如同利箭般爆射而出,秒速度……

  超過三十米!

  “擋我者死!”

  在王綱前方,一個不到三十的持槍男子直接被他正面擊中,一時間那個男子就仿佛被一顆炮彈轟擊,百里青鋒甚至可以看到空氣被打爆間形成的那種無形漣漪。

  “嘭!”

  打爆!

  男子胸前直接凹陷了一個拳印,肋骨齊斷,狂暴的勁道似乎貫穿了他的身軀,自他背部爆發而出,粉碎了他后背的衣衫,而后……

  他的身形亦是和百里青鋒一樣……

  比百里青鋒更慘。

  百里青鋒飛出了六米,而他,飛出三米后重重砸在一面墻壁上,生生將水泥墻面砸得龜裂,夾雜著內臟的鮮血從他口中噴吐而出……

  活不成了。

  這是百里青鋒兩世相加三十年來,第一次見到死人。

  而且還是活生生被人用拳頭打死在他面前的死人。

  他是愛好學習的三好學生,懂得物理,要用拳打斷一個人的肋骨需要一千牛的力量,可那個男子身上的傷勢,顯然不能單純的用力量解釋那么簡單。

  是怪物嗎?

  還是……

  武道?

  王綱消失。

  追擊江自橫漸漸遠去。

  另一方向還能聽到有人撥打電話的聲音:“馬上派救護車來救人,對,西子巷口,武者仇殺……還有個被王綱誤傷的路人,恐怕也得準備后事了……”

  聲音漸漸遠去,很快已經沒了動靜。

  百里青鋒躺了一會兒,骨頭被打斷好幾根,傷得有點重,這么重的傷……

  怕是得一兩天才能好吧。

  去醫院?

  就不麻煩人家醫院了,住院出院手續太繁瑣了。

  于是,在剛才那人口中恐怕也得準備后事的百里青鋒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,雖然肩膀仍然疼痛不已,但知道痛是好事,這證明傷勢在恢復。

  百里青鋒來到被打死的那個中年男子身前。

  死人……

  他也沒有畏懼。

  人生一世,當生死看淡。

  何況,他還死不了。

  他看著阿誠打量。

  “國家特殊部門?龍組?還是武林高手?隱世門派的傳人?”

  百里青鋒看了半分鐘,直到巷子口傳出了一陣警鈴聲,這才收回了目光。

  他沒有再在這里待下去,選擇了離開。

  巷口,他正見到幾個醫務人員行色匆匆的扛著擔架走了進去,而百里青鋒……

  面色如常,能動能走,他們根本沒有多看一眼。

  百里青鋒的家就在前面拐角不遠,屬于老城區,一棟兩層高的老舊樓房,雖然破舊,可什么時候拆遷了就能靠著這棟小樓發家致富。

  在這么三百來米距離的前行中,手掌上的擦傷,好了,膝蓋上的裂口,結痂了,等他到家里樓下時把痂一揭,白白嫩嫩的新肉,看不出任何傷口,就好像沒事人一樣。

  恢復力驚人,這種體質隨著他重生帶過來了。

  “我回來了。”

  百里青鋒進門道了一聲。

  “回來了,找工作順利嗎?”

  廚房里傳來父親百里洪的聲音。

  “那是一家保健品銷售公司,銷售三無產品,感覺不靠譜。”

  “如果你真的覺得無聊,就去報個培訓班吧,暑假工沒必要。”

  “我再找找看,實在找不到工作就學點東西。”

  百里青鋒說著,換了鞋,上了樓,來到自己的臥室,一把在床上躺下。

  肩膀還傳來刺痛感,小時候的瘋狂作死,讓百里青鋒對疼痛的忍耐能力也很強,反正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,他也懶得多想。

  躺在床上的百里青鋒睜著眼睛,看著有些破舊的天花板,認真的在想一個問題。

  “我一個剛好路過那個小巷口的學生,懵懵懂懂,結果被一個叫江自橫的中年人推過來擋路?被擋住道路的王綱暴脾氣一拳下來,要將我打死?你可以叫我讓開,我聽話,會讓的。”

  沒有答案。

  他腦海中再度浮現出那個叫王綱的人一拳打下來時,那種令他發自靈魂的窒息,以及生命本能的顫栗。

  那個時候,他真的以為自己會死。

  對王綱來說,他卑微的就好像一個……

  蟻螻。

  隨手可以碾死的蟻螻。

  所以,他沒有叫他讓開,而是一拳轟了下來,就好像有蟻螻擋道,人不會將蟻螻移開或者等它爬走,而是一腳碾死。

  “死……如果沒有那一槍干擾,他那一拳打中我的腦袋,能打死我嗎?我會死嗎?”

  這個問題在百里青鋒腦海中揮之不去。

  王綱,是他一生中唯一一個讓他感覺到了死亡氣息的男人,那種精神沖擊太過強烈,強烈到扎根于他腦海,揮之不去,迫使他不得不不斷回想著這個問題。

  會死嗎?

  這個問題……

  只有王綱能回答。

  百里青鋒在床上輾轉。

  半個小時、一個小時、兩個小時、三個小時……

  “這個世界,有意思了。”

  百里青鋒坐了起來。

  “重活一世,我想安安靜靜做一個品學兼優德智兼備愛好學習的三好學生,不愧對那一世對我傷心的,失望的,絕望的人,但,兩方人搏殺卻將我一個打醬油的路人牽扯其中,一人不顧我生死拿我擋路,一人直接要將我打死,現在,我的心很方,很亂,這種亂,來自于未知,來自于好奇,來自于……死亡!我向往死亡,那是因為我心無掛礙,可人,要學會珍惜,既然我死而復生,那就該珍惜活著,好好活著……對于那種令我懼者,亂我心者……”

  直面!

  以一種無畏心態,直面他們!

  王綱、江自橫。

  “他們想打死我,我就打死他們。”

  “練武?”

  餐桌上。

  熱完菜的父親百里洪,下班回來的姐姐百里蝶,同時愕然的抬頭看著百里青鋒。

  “你想去練武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:“一個暑假,我想找點事做,所以,我想去練武。”

  “也好,練武既能強身,又能健體,關鍵時刻還可自保,你去三順鎮找你二爺爺,你二爺爺會武,還教了幾個徒弟,十里八坊都有點名氣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。

  “對了,最近你們姐弟小心一點,我聽單位的人說,有一伙流犯逃到了我們烏河市,上面來通報了,如果看到一些言行奇怪的人,千萬不要圍觀,不要激怒對方,這些流犯手上據說有人命在身,兇惡的很,我們普通老百姓可招惹不起。”

  父親百里洪告誡道。

  “西子巷那邊今天的警鈴響了小半天,會不會逮捕到那伙流犯了?”

  百里蝶問了一聲。

  她上班的公司就在那邊。

  “誰知道呢,最近世道越來越亂了,鋼鐵帝國和蘭卡王國已經爆發了戰爭,我們希亞王國北邊和極光帝國的摩擦也愈演愈烈,這一個月里,街上舉行了四次戰爭游行,單位都要組織戰爭捐款了,不知道會不會打仗,總之,注意一點就好。”

  百里洪道。

  百里青鋒沒有說話,沒有告知父親姐姐他下午就遇到了他們口中這伙窮兇極惡的流犯,還被對方打了一掌,足以將一個普通人拍死的一掌。

  雖然,這個父親、這個姐姐算不上他的原生父母,可重生至此也已過去一年,一年朝夕相處,也會培養出一些感情。

  感情……

  是這個世界上最難以理解的東西。

  暖人、勵人、傷人、毀人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